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孔凡实:在美的实践智能制造数字化赋能产业链U30工业制造
发布日期:2021-06-10 03:11   来源:未知   阅读:

  年,在韩国国立安东大学完成了流体仿真动力学专业博士学位后,孔凡实选择进入企业历练,加入了美的集团洗衣机事业部研发中心,先后担任先行研究工程师、先行研究主任工程师及数字化中心负责人,主持产品设计优化工作。目前,他是美的集团旗下的广东美云智数科技有限公司制造云事业部担任工业仿真专家顾问。

  “选择企业,主要是因为觉得自己更适合竞争压力大的工作,技术的快速落地带来的兴奋感。”在孔凡实看来,企业代表了无数种发展的可能性,美的产品研发具有“研究一代、储备一代、开发一代”的三级研发体系,其中先行研究中的先行,正是属于其中的研究一代,指的是创新先行,专注于产品创新功能、新的技术卖点、前沿科技成果应用等,而孔凡实正是负责数字化仿真技术在传统家电行业的创新应用。

  2017年为响应制造业智能化转型升级,美的集团在洗衣机事业部成立了首个智能制造数字化2.0项目组,被选为项目组金种子全面负责数字化仿真项目。其主要研究是探索传统制造业的全面转型升级模式,包含对数字化技术的理论创新、应用创新,并最终在产品创新上的落地。主导构建制造业研发领域的工业软件化、数字化、智能化的能力平台,实现研发工程及制造工业领域研发技术规划、创意需求管理、项目管理、Cax 集成应用、测试及问题分析、样机管理、产品开发及测试、数字工艺及仿线M 大规模个性化用户柔性定制的能力。孔凡实在该项目中全面负责数字化仿真在美的集团的能力构建及技术推广。这一项目还获得了国家发改委某保密项目3000万资金扶持,江苏省市各级前瞻项目资金扶持,并获得同年美的集团科技月信息技术奖金奖。

  数字化赋能产业链具体到底是什么?孔凡实从一个工程师的角度作了一番解释。他指出,与社会上被广泛炒热的工业4.0、数字化双胞胎、IOT、智慧工厂、智能制造等各种概念不同,美的在推动所有的数字化变革时都是讲求实效、以业务的价值链实际收益为目标。首先,需求必须来源于业务痛点,价值链的瓶颈才是业务变革改善的重点;其次,在推进任何一项数字化变革时,需要有可实现、可计算的收益评估,投入产出比也要严格控制;最后,项目验收要有实际的收益体现,之前什么样、现在什么样,到底提升了多少、达到了多少。通过这三个方面的严格把关,使得美的的数字化变革成为行业内最落地、最成功、最有实效但却低调的变革。因为美的知道,只有大潮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而美的更需要的是,扎扎实实带来业务增长和发展的真数字化变革。

  而转向过程中,最大的困难莫过于业务单位对新功能的认可和支持,也就是意识层面的转变。孔凡实举例,以仿真为例,以前都是老工程师说了算、经验主义占上风,而仿真则是相当于把老工程师脑子里的经验挖出来、固化到系统中去,让系统来决定你的产品设计的好不好、有没有问题。而且,这个系统是随着工程师的维护可以越来越强大,最终甚至可以替代实物样机评审,节省大量的测试时间。“这样的一个变革在一开始推的时候可能会受到基层工程师的质疑,对能否用系统评审代替人工评审存在很大的疑问。但从结果来看,这些担心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把那些积累的、冗杂的、可操作的经验固化到系统里,评审周期大大缩短、评审效率大大提高,那些老工程师不但不会被边缘化,反而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做新的设计。”

  孔凡实认为,目前国内的智能制造数字化发展实际上是处于初期阶段,用最时髦的工业3.0和工业4.0来解释,现在国内大部分工业是在补3.0的课、布局4.0的未来。“在网络上大量宣传的各类自动化工厂、机器人生产、AGV物流等说到底还是在走自动化的老路,只是自动化的程度更高一点而已,整个工厂全是机器人甚至黑灯工厂也不过是高级一点的工业3.0而已,除非能做到所有数据信息的实时采集,在黑暗中也能掌握一切信息动态。”

  孔凡实还指出,当前数字化在小型工业转型性价比较低,先有大型工业转型的成功范例再往小型工业逐步推广是目前国内数字化发展的主要趋势。所以像美的这样的企业在智能化、工业互联网等方面的积极实践对于推动整个产业的前进有积极有意义。据悉,目前美的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不仅仅应用于自身,旗下独立公司美云智数已开始向其他行业和公司输出成熟产品与解决方案,已经能覆盖电子、流水线及离散制造等所有领域。626969澳门免费资料大全